首页 互联网 正文

超额回购288万股:金智科技主业不振?

2021-06-09 19:59:24 来源:不才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20110217.com/article/84330.html

798导航

多元化投资的背后,为何每次都失意?

出品 |  商业大咖研究院

在A股投资有句俗话:“信董秘亏一半,信董事长全亏光”。这句话映衬在有些公司上十分受用。

从去年6月抛出要定增扩股,喜迎国资大股东,到去年12月终止股权转让和定增事宜,金智科技给全体股东狠狠的爽了一回“过山车”。

在股价大跌之后,又抛出“天量”回购计划,让股东们又亢奋了一回,但不知这回是否又是“过山车”?

引进国资却惨遭“虚晃一枪”

近日,金智科技公告称,此前公司决定使用自有资金回购公司股份,用于实施股权激励或员工持股计划。截至2021年5月14日,公司累计回购股份约2029万股,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约5%,总共花费约1.62亿元。①

此公告一出,金智科技股价连跌三天,散户们以此方式庆祝大股东“抬轿”成功,感谢上市公司动用上亿营运资金为散户接盘,成功促使公司股价从回购之日起大涨超过30%。

今年2月1日,金智科技发布股票回购计划,根据回购方案,公司将斥资1—2亿资金,预计回购不超过1742.16万股,约占公司总股本比例高达4.31%。①

结果公司财务手一抖,不小心多买了280多万股,这让散户们“喜出望外”,纷纷套现离场。

这样一来,似乎金智科技成“红庄”了。可问题是,在“黑庄”猖獗的A股市场,鲜有像金智科技这样的好高管,他们狂买自家股票背后的动因是啥呢?

我们大胆猜测一下,或许是因为去年喜迎国资被“虚晃一枪”,股价跌的实在难看,大股东看不下去了,想想还是公司掏钱给散户“抬轿子”吧。

据了解,去年6月初,金智科技披露定增预案,拟发行不超过5768.61万股,募资不超过3.86亿元,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及偿还银行借款。而定增对象为齐鲁交通发展集团。

根据公告,此次齐鲁交通将分别通过股权受让和认购定增,获得金智科技控股权。首先,金智集团将所持有的20%股权转让给齐鲁交通;其次,金智科技以6.69元/股的价格,向齐鲁交通定向发行5768.61万股股票,两项合计对价为12.26亿元。②

完成后,齐鲁交通将持有金智科技约30%的股权,化身公司“白骑士”,最终使得公司实控人变为山东省国资委。

金智科技的算盘打的嘎嘎响,只可惜却人算不如天算。

去年12月25日,正当金智科技的股东们准备欢喜过圣诞时,公司却抛出了一颗“炸雷”。当天公司宣布,公司控制权转让计划终止,而进展不及预期是合作终止的主要原因,关键点是合作方齐鲁交通被山东高速整合后“注销”了,交易对手没了。

金智科技公告称,公司最早是跟齐鲁交通达成合作意向,但推进期间对方被山东高速整合吸收,人事发生变动,导致交易被迫终止。②

简单的说,就是当时的接盘侠换了“话事人”,一朝天子一朝臣,新官不理旧账了,所以那事就黄了。

原本大股东想借助国资力量,缓解一下上市公司债务压力,结果成了空想“乌托邦”。既然如此,没了接盘侠,只好大股东自己“死扛”了。

主业不振指望“卖子求荣”

然而,股价可以自己扛,但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下滑这事,却谁也扛不住。

据其财报显示,今年一季度金智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.54亿元,同比增长19.52%;实现净利润2973万元,同比增长288.52%。表面上看,该公司今年开局十分亮眼,但仔细研究发现,其业绩增长实为“假象”。

首先,因去年疫情影响,导致去年营收净利基数较低,没有参考意义,若将其与2019年同期将比,则该公司营收净利皆呈现下跌趋势。

与此同时,金智科技主营业务净利润(扣非净利润)跌幅更大,其今年一季度扣非净利润仅为546.6万元,与2019年同期相比暴跌73.45%。①

那问题来了,该公司今年一季度是如何做到净利润大幅暴涨的呢?答案是“主业不够卖子来凑”。

今年一季度,金智科技通过转让木垒县乾新能源98.5%的股权、收取木垒二期风电场委托管理费,增加了本期非经常性损益约2000余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金智科技的动作可谓是精准卡点。今年3月27日公司才公告,计划出售乾新能源98.5%股权,仅过几天,这笔股权转让事宜就已经形成了一季度的利润。

事实上,金智科技借助股权转让获得亮丽财报的操作不止一次。2017年—2019年,金智科技已先后将位于保加利亚的三个合计10MW的光伏电站、位于新疆的风电项目、乾华电力、中电新源以及紫金信托部分股权进行股权转让。③

这三年,公司投资净收益分别为0.22亿元、0.61亿元、0.60亿元。其中,2018年、2019年,投资净收益超过净利润的一半。

此外,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也在近几年的年报收益中占据较大比例。上述同期,该数字分别为3258.04万元、1287万元、880.18万元。③

而在2006年—2009年,公司上市初期的净利润分别为0.47亿元、0.49亿元、0.49亿元、0.51亿元;扣非净利润为0.43亿元、0.42亿元、0.42亿元、0.45亿元,基本上处于原地踏步状态。

从2016年开始至2020年,公司净利润大幅波动。这五年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.09亿元、1.53亿元、0.92亿元、0.97亿元、0.65亿元,同比增速分别为-16.20%、40.57%、-40.03%、5.13%、-34.02%,下降增长交替进行。③

多元投资屡遭“滑铁卢”

除了主业经营不景气之外,金智科技还特别喜欢搞多元化经营。2013年以来,金智科技相继收购了金智智能、晟东电力、乾新能源、领步科技、中电新源、北京易普、乾华科技、金智晟东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。

不过,在这一系列并购后,公司却呈现业绩不佳、财务压力大的情形。最终迫使金智科技选择甩卖资产、收缩战线应对。

从2018年开始,公司重新聚焦主营业务、持续推进“降杠杆”,低价处置资产、剥离不佳子公司,部分为前期收购而来的资产,以回血缓解财务压力。到今年一季度,处置资产行动还在继续。③

有趣的是,一家名叫江苏金智教育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却发展的还行,而这家公司起初也是金智科技投资的,该公司已经计划在科创板上市。

事实上,金智教育前身原是金智科技设立并控制的企业,但金智科技在2010年将其剥离给控股股东金智集团,而金智集团也在八年后完全退出金智教育。

据悉,2008年1月,金智科技投资1000万成立金智教育,2010年12月,金智科技决定以1700万元,将持有的金智教育全部转让给控股股东金智集团。④

但金智集团显然也分享不到金智教育科创板上市“红利”,其在2017年和2018年通过股权转让,完全退出了金智教育。

目前金智教育的实控人为郭超和史鸣杰,他俩分别持有公司24.09%和16.06%股权,并通过南京明德间接持有公司10.94%股权,合计持有金智教育51.09%表决权。而郭超曾任金智科技副总经理,史鸣杰曾任金智科技教育信息事业部副总经理。④

这样想来,金智科技很乐于为员工创造财富啊。该公司的大股东可能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,在几年后将要登陆科创板。

不过,谁也没前后眼,他们要是能想到注册制真的在中国股市推行了,就是砸锅卖铁也绝不会卖掉金智教育的股权。

注:

① 相关数据来自东方财富网

②《美年健康大跌真凶:业绩增长逻辑不畅、商誉减值风险、流动性危机》,大众证券报,2021年4月12日

③《金智科技多元化遇挫净利坐过山车债务8.85亿密集处置资产解压》,长江商报,2021年4月7日

④《曾遭金智科技“抛弃” 如今金智教育拟科创板IPO》,科创板日报,2020年9月25日

文 |  老包

商业大咖研究院 原创出品

打  赏

特别声明

    本文为用户 〔 不才 〕 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2011站长之家的观点或立场。

      文章自助发布请点击  发布文章  , 侵权删除、反馈建议请联系(邮箱:695993750#qq.com)

不才 〔平民   〕

QQ:695993750
共有 0 个网站,0 篇文章。© Powered by  站长之家
   关于我们 收录标准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